张在元,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院长

责任编辑:admin    发表日期:2011-04-11 14:43    共次阅读   来源:未知    作者:weiwei

张在元,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院长,世界知名建筑师,曾入选剑桥大学《世界名人录》《世界著名学者录》。1984年以助教的身份创建武汉大学城市规划学院,首次打破理工类院校对城市规划设计专业的垄断。四十岁时放弃城市规划学院院长一职,远赴日本东京大学留学,顺利获得博士学位。回国后先后将城市规划学院改名为城市建筑学院、城市设计学院,学院实力和知名度迅速攀升。2006年5月城市设计学院成功举办“五月城市设计论坛”,将于06年暑期开展的“远征国界线”活动更是吸引了网易、中央电视台、湖北各主要媒体的追踪和关注。


      无论是作为院长、建筑师还是城市的设计者,张在元都是成功的。本期人物访谈,自强带您一同领略大师风采。
 

 


城设的领路者:以国际平台办学院
 
      自强:四十岁时,您毅然放下一切,放下刚刚成立的城市规划学院,突破重重阻隔去东京大学留学,原因是什么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首先,很遗憾,我初中毕业正好遇到文革,十年之中没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,于是不断告诉自己:一定要出国拿学位,让自己跟国际接轨。第二,我是被逼上梁山。当时兴建城市规划学院遭到了一些非议,整个氛围不是非常让人满意,恰好有位教授一直关注我并且坚持让我出国留学,这是个契机。最重要的一点是,城市规划当时是个新专业,必须让有国际声望的人、勇于冲刺的人带头冲出去,不能仅仅局限在武大在中国,要以国际性的平台办规划学院。


      自强:您既是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的院长,又是很多城市的规划顾问,还是国际上享有盛名的建筑师,那么您对自己首要的角色定位是什么?管理者,政府工作人员,还是国际建筑师? 


      张在元:我不是管理者,只是设计者和建筑师。从职业来说,我是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,这就是我的定位;从强项来说,我的强项不是管理,而是设计、专题研究和各种艺术形式。我从没把自己看作一个官,“院长”也只不过是学术上的一个平台,权力意味着责任。给我最大压力的就是“管理者”这个称呼。管理的基本知识、原则这些我都懂,但是具体行为方面还是缺乏锻炼。我并不是说不能管理,因为以前也做过学生会主席,主持过大的设计项目和竞赛,对一个比较复杂的项目的管理有一定的经验,但在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,要完全实行我的管理思想还有一定困难。不过我有信心,我觉得最好的管理是没有管理。管理是心灵的沟通,不是条文、守则、口号。“以诚相见”,给人信任感----这才是最好的管理。
 
      自强:可以说,现在的城市设计学院是一个辉煌的学院,无论是各种国际大赛还是宣传活动,都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。那么,学院创立之初的目标是什么?现在与当初的目标又有何差距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当初我们只是想筹建一个系,后来三校合并形成了一个学院。当时的理想就是这个专业能在国际同类学科内占据一席之地,拥有国际性的学术水准。现在这个理想还没有实现,我们也还没有达到辉煌的程度,只能说我们刚刚起步。我们的目标是立足中国,面向世界,面向未来,要和国际同类大学比,充满交流竞争。我们学院的宗旨就是设计城市,设计中国,设计未来。我希望学生能学会策划,学会用战略眼光解决问题,能够自主组织安排事情。
 
      自强:城市设计学院之所以发展如此迅速,跟您的个人魅力不无关系。尤其是您在国际上的名声,对于城设的学生参与国际活动十分有利。对此您怎么看?

      张在元:首先要消除一个误会,不是说必须通过国际领域的交流才能成才。各个专业的特点不一样,每个领域的评价标准和竞争方式也不一样。我们在学术上做出了一定成绩,得到了大家在公正立场上的认可,在此基础上推荐的学生才是优秀的、可信的。只有自己才能培育自己生长的土壤,关键是要立足本学院,结合自己的专业特点,瞄准国际前沿,扬长避短。
 
      自强:您经常提到一个词----“国际视野”,能具体谈一下什么是国际视野吗?我们的学生跟国外相比还有什么差距?

      张在元: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世界观和看问题的方法,都会自觉、有意识甚至无意识地对身边的事情有评价的眼光、思考的尺度、衡量的标准、判断的准则。我们思考的出发点不应局限在跟华科比,跟清华比,而是和国际一流名牌大学相比,在比较过程中发现自己的优势和差距,明确在哪些方面需要进一步努力,哪些方面可以做的更好。武大学生跟国外差距不大,也有自己的优势和可贵之处,只不过没有发现总结,这是我们视野的局限性。过去,一方面我们没有发现自己的强项,一直在宣扬外国的东西;另一方面我们没有自信心,没有创造意识,导致有些东西老跟在别人后面徘徊。 
 
远征国界线: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


      自强:近几年来城设一直在组织各种各样的活动,这些活动的目的是什么?城设学院似乎也很热衷于参与各种国际活动,这又是为什么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首先要指出的是,城设算是武汉大学学院之林中第三世界的学院,实力还相当弱。正因为年轻,我们压力非常大,面临的学术评价等关口非常多,必须加倍努力,这是第一个出发点。第二,我们不是为了活动而举办活动,而是要形成学院、学系、学术的氛围。大学,就要很大的学。城市设计学院倡导的是一种文化气氛,距离国际一流的目标我们差的还太远。阶段性的学术成果是积淀文化底蕴的一种方式,我们并没有刻意去吸引别人的注意,这也只是一种探索,而这种探索,更多意味着失败。


      之所以经常参加国际活动,第一,想通过这种方式鼓励学生参加国际竞赛,扩展视野和胆识;第二,加强国际交流;第三,冲出去、联合办学。只有走出去,主动参与更广阔的国际交流,建立国际网络,才能使自己的东西更牢固更科学更有高度,才能成为国际型人才。
 
      自强:这么多活动是否会影响正常的教学秩序?
 
      张在元:这正是我们专业特点的不同之处。城市就是我们的实验室,我们的专业要求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城市设计首先要看,不知道人家的进展,不自己去体验,你怎么进步?各种活动首先也是一种课程,是实践,我们会做充分的论证、全面系统的评价,跟学习课程不矛盾。相反,对学生的学习和老师的教学都有促进作用。
 
      自强:现在城市设计学院正主办“远征国界线”的活动,据了解,这个活动前期投入非常大,而且经费并未筹措足。冒这么大的风险,“远征国界线”的活动是不是值得?它的初衷又是什么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首先要指出的是,这个活动不是商业活动,也不是简单的绕国界线走一遍,而是一种严肃的科学考察。筹备阶段有困难,但我们不会动摇。套用但丁的一句话:“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说去吧。”这个活动是一次学术探索,可以看作是一种羊肠小道上的行走吧。
 
      自强:网易等知名媒体都十分关注城市设计学院,您认为他们看中的是什么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一个国家形成实力、影响力,才会引起别人的关注,影响力来自实力。办学院和办企业不一样,管理成功的话,企业可以一夜间爆发,但是学院必须稳定,要有相应的学术积累,不可操之过急,更不能急功近利。我们刚开始出现一些思路,之所以发展比较快,可能是因为我们的思想契合国家发展的要求,注重对客观形势的研究,紧跟国际潮流,对武大的发展形成了促进性、主导性,在执行领导决策的过程中可能形成了一定的影响。
 
守护“文化的根”:老建筑是历史的象征 
 
      自强:在您看来,协调经济发展和保护老建筑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?最近大量拆迁老建筑的原因何在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不仅仅是建筑,我为武汉整座城市惋惜。一座城市不仅充满了各种功能,也有自己的文化底蕴,是不同时代建筑的有机结合,老建筑拆了,文化的根就断了。哪些该保留,哪些该拆掉,我们应该有一个评价机制。只不过这种机制还不完善,在今后的发展过程中应该得到纠正。对老建筑,显然有关部门观念上的认识程度不够,没有历史地去看,没有形成科学的评价,只是单纯地追求利润,他们已经忘记了老建筑是一个地方的象征。
 
      自强:如果让您给武大的建筑动手术,您有什么打算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武大对于建设世界一流大学的意识还不够。我们没有合乎标准的国际学术报告厅,没有好的教室,没有完善的教学环境。难道我们就甘心居于中国前八强吗?因此领导应该更具魄力和胆识,必须瞄准世界性大学的目标来发展。如果要对武大的建筑动手术的话,我更倾向于用减法。很多不伦不类的建筑要减掉,新建筑必须要增加与老建筑的协调度,回归自然本色。同时也要重新规划管理校园旅游开发,将武大的校园之美推广出去。
 
设计城市、设计生活:建筑需要胆识与机遇
 
      自强:您在国际上广获好评的“长江水晶宫”方案在国内却备受冷落,“生物岛”计划也屡屡受阻。尽管国内有不少国际知名的建筑大师,但像国家歌剧院等大型建筑还是采用了外国建筑师的设计方案,并引发不少争议,对此您怎么看?是不是中国的建筑领域内存在崇洋媚外现象?是否一个成功的建筑师也离不开运气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建筑是政治和权利的象征,体现着国家的意志。关于外国设计师的水准如何,我认为其中有些是杰出的工程师,但不一定是杰出的建筑师。另外,不少外国建筑师构思风格有过人之处,但如果放在中国,就显得好像放错了地方。城市发展需要机遇,不仅是实力,也涉及到领导的决策、政绩,建筑也是政治家的成果。有远见的领导者就会阻止一些不好的行为,但这还需要在法规上进一步形成体系。而且,水晶宫和生物岛都没有流产,只是现在还没有正式提上议事日程,一个建筑师也不可能设计10项工程就实现10项。
 
      自强:作为一名城市设计者,您如何看待中部崛起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第一,不要自己提自己崛起,崛起是别人对你的评价,自己可以说“发展”。第二,一个城市是生命的载体,有科学性的规律,它自己会成长,我们不需要拔苗助长。第三,中部崛起不是新闻口号,一个城市需要素质积累和文化积淀,在活力、生活品质、运营效率方面都要做好内功。
 
      自强:作为一个设计者,您希望住在您设计的房子里的人有什么感受?


      张在元:建筑是较低层次的,设计才是一个建筑师比较高的境界。我设计的房子给人的感觉应该是安全、方便、舒适、留恋----只有爱,才能留恋。

 
 
 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官方微博

参与互动:

腾讯空间: